傲世皇朝
当前位置:首页 > 傲世皇朝 > >

TTS新传热点碎片:新年快乐!!恭喜发财!!大

【傲世皇朝官网】

  *本栏目以对成为公共舆论焦点的热点事件分析为主,由985院校上岸姐妹撰写,从事件介绍,到可以使用到的相关理论内容、论述语句,全方位地为正在备考复试的24届与备考初试的25届赛博朋友们提供学习思路与相应的可记录语句,在保证应试的同时,也希望秃头所能够成为一位时代的观察者,成为加速社会时代下得以让过去的历史能够保存下来的记录者,用书写、用文字,阐发独立思考,让理想与观点入世,使其得以真正洞察现实生活。

  *推文内容同步小红书更新,也欢迎大家关注我们的小红书账号鸭!来和秃头所在小红书见面吧!

  还有两天就到了癸卯兔年的结尾,等吃完了年三十儿晚上的饺子、验证完所有对春晚的预判、听完凌晨最后一声炮响、看完夜空最后一朵烟花,农历甲辰龙年也就悄然而至了。和每年春节一样,“年味儿”依然是人们乐此不疲讨论的话题,有些地方放松了对烟花炮竹的管理,让人们感慨“年味儿”的回归;而对于“大年三十不放假”的规定,人们也从年中吐槽到了年尾。但不管怎样,大部分的中国人依然在期待着过年,在12306上抢票、在因为雨雪而延误的高铁上不停地看时间、在超市里听刘德华唱歌、在支付宝上集五福、在游戏里肝春节活动,或许和记忆中的“年”有些不一样,但人们依然通过这些生活碎片 建构起了这个时代的“年”与“年味儿”。

  “仪式”所指涉的内容是丰富的,广义而言,仪式包括日常问候、手势等行为,狭义上讲,仪式指代哪些随着社会变迁且发生于确定特殊的社会分层的、且具有典礼的行为,涂尔干则认为仪式是“社会生活的实践过程”。但总得来说,仪式与人类的社会文化、社会活动交织在一起。凯瑞把仪式观中“传播”一词的原型隐喻为“一种以团体或共同的身份把人们吸引到一起的神圣典礼”,是通过信息共享来达到在时间上对一个共同体的维系,强调共享与交流。换言之,传播仪式观就是把人类的传播行为视为一种仪式,人们通过参与这样的仪式完成意义的分享、情感的共鸣和身份的确认,公共空间的秩序也由此得以确立。

  人们口中的“年味儿”是一种对仪式的感知,这种仪式一边串联着古老民族历史中的神话传说,一边不断地刺激着每一个个体关于春节的集体记忆。

  一直以来,仪式与神话的关系都十分密切,人类学分析表明,仪式本身是作为神话原始性刺激产物。随着社会历史的变迁,具体的仪式行为在不同社会状态下发生形态上的变化,但无论何时人们都可以很容易地通过一个仪式回顾起相应的神话传说——无论是真实的“劈里啪啦声”还是电子鞭炮,都可以让人自然而然地想起关于除夕用红纸、炮竹、火光驱赶年兽的故事。而这些仪式背后的神话传说,则是民族共同体形成的起点——一种相同的、共同认可的文化。

  在不同的社会时期,节日仪式的具体形态是不同的,而每个节点具体的仪式行为形成同一时期人们的集体记忆,则建构起了不同时期的代际共同体。关于仪式的不同记忆,形成了人们过年时的不同行为与对“年味儿”不同的判断,也造成了人们对此时此刻节日仪式感的怀疑与对过往的怀念。所以人们总是认为“年味儿”在变淡,因为无论是快速的生活节奏与城市化愈渐加深的社会景观都无法再支撑十几年、几十年前那种从腊八庆到正月十五的仪式了。

  互联网时代的春节仪式不再是“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之类的长达一个多月的除旧迎新,但消费与个体在网络中频繁的、冲破时空限制的互动正在成为新的仪式,于是人们开始隐隐觉得“似乎网络上的年味儿要比现实中足”。

  鲍德里亚认为在消费社会中,人所消费的不再是商品,而是商品上铭刻的符号所代表的文化意义,与其说消费者真正消费的是丰盛的物的本身,不如说是对物的符号价值进行的消费。“春节”对于中国人来说便是一个重要的、集合了民族与个体记忆的文化符号,因此在打工人“大年三十不放假”、高中生“不到除夕不休息”的高压力、快节奏、无暇用传统的休养生息完成节日仪式的社会中,比照着现实仪式进行的商品营销也在以消费的方式建构着赛博仪式——游戏春节活动、品牌红包封面,以及各大电商网站红彤彤的主页面。

  另一方面,人们的赛博互动也在塑造当下的“年味儿”。人们早早得开始用“预测春晚节目”的方式,向现实生活传递着“要过年了”的讯息;穿着厚重土味睡衣的“返乡德华”也呼应着家乡、冬天与“年”;短视频报道中用温情叙事展现的在沈阳冬夜为春运站岗的警察与评论中的互动也在深化人们对“年”的感知。